「唉……是我管教無方,不過我們的確沒有必要去找古雲小兄弟的麻煩,畢竟,他可是幫我我們不少的忙,只是他能不能出的了這炎龍城就看他的造化了!」太元傲天緩聲道,聲音中似乎隱藏著什麼一般,目光遙遙望著古雲離去的方向,眼神之中竟然有著一絲愧疚之色。

而此時在炎龍城城門口外,一道白衣身影如幻影一般的在人群之中穿梭,正向著炎龍城之外而去,此人正是古雲。

「哈哈……奪了我血冥家族的掌控權就想這樣離去嗎?」就在古雲身形即將離開這炎龍城之時,一道極為響徹的聲音忽然在整個半空之中響起,讓行走在大路之上的人群身形不斷的顫抖,紛紛向著兩邊逃竄而去,因為城門口處竟然被一股龐大的氣息給鎖定,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抵禦。

「不好!」感受到那碾壓而來的氣息,古雲心中暗暗發出一道驚呼,一道意念直接侵入靈戒之中,轉瞬之間,靈戒之中便有著一道極為強盛的光芒涌動,一道猶如閃電一般的黑影瞬間閃現,承載著古雲的身形直上雲霄,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殘影。

此時古雲心中極為的陰沉,沒想到這血冥家族之人竟然敢直接在炎龍城之中出手,要知道,太元家族可也在這炎龍城之中,古云為太元家族奪得了炎龍城的掌控權,也決然不會就這般的袖手旁觀。

不過此時的古雲卻並不期盼著太元家族的人前來相救,因為古雲知道,太元家族恐怕會因為自己剛才決然拒絕入贅而對自己產生不滿,甚至對於這件事情會袖手旁觀!

在那威壓碾壓而來的瞬間,古雲便駕馭著雷霆幼獸鵬躍過了威壓,躍上了天際,經過異神晶不斷的提煉,雷霆幼獸境界已經能夠媲美劍極境的強者,但由於受到古雲的契約限制,所以就算再怎麼提煉,也無法突破到更高的層次,畢竟,雷霆幼獸已經與古雲契約,只要古雲不突破到下一境界,雷霆幼獸便會一直停留在原地。

「嘖嘖,竟然還有著獸寵,我還真的小看了你!」望著那駕馭著雷霆幼獸瞬間離去的古雲,現身在半空的血冥煞臉龐之上忽然變得有些猙獰,發出一股怪笑之聲,他之所以會直接在炎龍城動手,就是因為得到了血冥家族唯一一名劍宗強者的許可,而這人正血冥家族的家主。

見到古雲留下的殘影,血冥煞在原地徘徊了少許,而後直接化作一道閃電追趕了過去,如今他已經達到了劍王王巔峰,雖然離劍宗境有著一絲差距,但對付劍之極境的強者卻是隨手捏來,畢竟,劍王與劍極境可是有著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就算古雲天賦絕佳,但在境界的面前,卻有逃走的份隨著城門外的動靜,整個炎龍城瞬間活躍了起來,紛紛目光望向已經消失在半空中的血冥煞,心中暗嘆,這次古雲恐怕凶多吉少。

而此時太元家族中也得知了這個消息,但讓眾人疑惑的是,太元家族卻沒有半點動靜,要知道,古雲之所以被血冥家族之人追殺,就是因為古雲幫太元家族奪得了炎龍城的掌控權,若是太元家族在一旁冷眼旁觀的話,對於他們家族形象也是極為的不好。

「家主,血冥家族的人已經出手,我們是不是應該……」一位老者站立在一間客房之中,望著太元傲天有著一縷精光涌動。

「不必了,反正炎龍城的掌控權已經到手,我們犯不著為了一個沒有絲毫利益的人去與血冥家族動手,畢竟血冥家族沒有得到炎龍城的掌控權,應該還有著一股怒火沒有發完,若是那小子能夠逃過就算他走運吧!逃不過也只能算他倒霉了,畢竟開始我便讓他入贅我們太元家族,那樣的話,血冥家族就不敢對其出手了!」太元傲天冷冷的道,對於古雲似乎有著一絲不爽。

「這……」旁邊的那位老者聽到此話,面色忽然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古雲乃是他引進而來的,雖然古雲主要目標便是得到一枚炎龍石,為太元家族奪得掌控權也是一種利益關係,但按理來說,古雲得罪血冥家族完全是為了幫助太元家族,若是太元家族就這樣袖手旁觀,不但會遭到炎龍城中各大勢力的不屑,更會影響太元商會的名譽。

「啪!」就在此時,一道輕響之聲忽然響起,只見緊關的房門忽然被人一腳給踹開,一位少女正用著厭惡的目光望著太元傲天,身形不斷的顫抖。

「倩兒!」望著太元倩兒那難看的表情,太元傲天心中不禁微沉,顯然是知道,自己剛才所說之話,已經被其聽見。

「爹!你太讓我失望了!」咬著牙關,太元倩兒說完,猛然一跺腳,便轉身離去,身形極快的向著炎龍城門外而去,顯然是想趕往古雲所在地。

「倩兒!」見到太元倩兒瞬間消失的身形,太元傲天微微一驚,而向著旁邊的那位拿來厲聲道:「族叔,去保護倩兒不到萬不得已,便不要與血冥家族之人動手!」

聞言,旁邊的那位老者輕點了點額頭,而後身形瞬間躍出,向著炎龍城門外而去,心中有著一絲複雜之色,畢竟古雲乃是他帶來的,如今古云為了他們太元家族而被人追殺,心中也是極為的過不去,但奈何太元傲天似乎對古雲產生了抵觸,所以想讓太元家族出動高手去幫助古雲拖困也是極難。

而在炎龍城之外的一片荒蕪的山脈之中,古雲正駕馭著雷霆幼極速飛奔著,雖然雷霆幼獸的速度極快,但讓古雲有些陰沉的是,那血冥煞的速度竟然絲毫不低於雷霆幼獸的速度,顯然,貴為劍王巔峰境的強者,速度根本就不是現在的雷霆幼獸所能招架的。

炎龍城,乃是炎龍島上的唯一城市,而這炎龍島卻是浩瀚無邊,所以古雲出了炎龍城之後,便直接來到了荒蕪一片的地域,意圖藉助地形躲避血冥家族人的追擊。

… 隨著時間的推移,古雲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因為後面追擊而來的血冥煞已經將近,憑藉著雷霆幼獸,想要逃出這炎龍島卻是頗為困難.

「哈哈,看你往哪裡逃!」就在古雲身形微頓之際,一道虛幻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古雲的正前方,將古雲給抵擋而住,而此人正是追趕古雲許久的血冥煞!

前路被擋,古雲身形微退了少許,因為古雲發現這血冥煞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會讓自己感到一股極大的壓抑,應該是那種死亡的氣息。

「哼!以大欺小,這就是你們血冥家族的作風嗎?怎麼那血天不敢前來呢?」古雲冷哼一聲,眼眸之中有著一絲陰翳閃現,沒想到這血冥家族出手便是劍王巔峰級別的強者,害的自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聽到此話,一臉邪笑的血冥煞卻是眉頭輕皺了皺,而後大聲呵斥道:「你死到臨頭,還敢在此放出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說完,血冥煞周身氣息猛然暴漲,右手直接向著古雲抓來,雖然看起來平淡無奇,但卻讓古雲心中不禁一顫,因為古雲就感覺自己被一隻巨大手掌吸住一般,身形極難動彈,體內的血液在此時也因為那強大的氣息而沸騰起來。

「這便是劍王巔峰級別的實力嗎?果然強橫!」感受到哪狂暴的氣息威壓以及抓來的手掌,古雲暗暗驚道。

「唰!」就在古雲即將被那抓來的手掌擊中之時,腳下的雷霆幼獸忽然發出一聲嘶鳴,而後通體精光爆閃,承載著古雲的身形再次的衝天而起,意圖躲過那道威壓,但奈何這雷霆幼獸境界受到了壓制,就算處於暴走狀態,也難以逃出劍王巔峰級別高手所劃定的空間。

「哼!這小孽畜倒是有些本事,若不是我使用秘法,想要追上你或許還很難!但現在你們休想逃走!」將古雲與雷霆幼獸禁錮在這片空間之中后,血冥煞一臉煞氣的道,周身的煞氣直逼古雲而去,沒有絲毫的留守,在他看來,古雲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死人而已。

感受到那濃重的煞氣碾壓而來,古雲面色陰沉到了極點,而後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一般,輕彈靈戒,一道法印瞬間迸發而出,在古雲斗之氣的加持之下散發出極為強橫的氣息。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擒我!」見到靈戒中的混沌印橫飛而出,古雲厲聲的道,語氣之中竟然沒有絲毫的忌憚之色,其實古雲本不想使用這混沌印,畢竟,混沌印乃是至寶,若是被有心之人看見的話,恐怕會引起無邊波瀾,但此時已經是他最危險的時候,若是不使出這混沌印,恐怕自己就難以逃出這血冥煞的手掌心,不過,古雲既然已經使出了這混沌印,就根本沒有打算讓血冥煞活著回去,畢竟自己身懷混沌印只有天雲山的高層知道,多讓一個勢力知道,就多一絲危險。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混沌印!」感受到那令自己身形都有著一絲髮顫的法印,血冥煞身形微頓了頓,而後眼神之中有著一抹炙熱之色湧出,沒想到古雲竟然身懷混沌印,若是這混沌印能夠讓他們血冥家族得到的話,那他們血冥家族便能藉助著這混沌印直接威脅太元家族,讓太元家族主動交出炎龍城的掌控權,甚至有可能直接將太元家族趕出炎龍城,畢竟這混沌印乃是至寶,劍宗境高手施展至寶與劍極境卻是天壤之別。

目光炙熱了片刻,血冥煞身形直接爆而出,向著那碾壓而來的混沌印抓去,雖然他也覺察到了這混沌印來勢洶洶,但他可不認為古雲有著混沌印便能與自己一較高下!

「哼!殺陣,開!」隨著古雲一聲爆喝,那混沌印周身瞬間散發出光幕屏障,將那爆射而來的血冥煞給圍困在其中,形成了一道極為厲害的殺陣。

見到困住自己的殺陣,血冥煞不但沒有半點皺眉,反而一臉的欣喜,嘴角邪笑的幅度越來越大,手掌有著淡藍色的斗之氣涌動,不過他並未直接將這剛凝聚而成的殺陣給擊潰,而是靜靜的站立在法陣之中,一臉的淡然,他想知道,這混沌印在古雲手中到底能發出多大的威力!

見到血冥煞不主動攻擊法陣,古雲心中暗喜,也沒有控制法陣向著血冥煞發起攻擊,而是在不斷的向著這殺陣中灌入斗之氣,以穩固這法陣的穩固性,待到時機成熟之際,再給血冥煞來雷霆一擊!

「嘖嘖,我倒是要看看,你手持至寶又能奈我何!」被困在殺陣之中,血冥煞聲音不冷不熱的傳出,顯然心中對於這殺陣沒有半點懼意。

「哼,到時候你便會知道的!」面對著血冥煞平淡自如的表情,古雲卻是冷哼道,語氣之中有著一絲自信,只要給他時間,古雲能信心讓血冥煞出不了這法陣.

隨著時間的推移,古雲體內的斗之氣也緩緩的被一抽而空,不過好在體內的異神晶卻在幫助著古雲恢復著流逝的斗之氣,不然若是像這樣下去,恐怕這殺陣還未完全凝聚,古雲就無法支撐住了。

「嘖嘖,就這點實力也想困住我嗎?」見到古雲因為凝聚法陣而臉色蒼白,血冥煞卻是一臉的不屑,雖然古雲使用著混沌印的威能的確很大,甚至大的可以鎮壓普通的劍王境強者,但他卻是將要踏入劍宗境的強者「哼!你高興的也太早了吧!」面對著那血冥煞的不屑,古雲卻是冷哼一聲,而後身形瞬間躍起,猛然彈動靈戒,只見從靈戒之中倒飛出了幾百枚散發著龐大能量的斗石,正向著混沌印灌輸而去。

「給我爆!」隨著古雲一聲爆喝,那御空而去的幾百枚斗石瞬間在半空之中爆裂開來,一股極為濃郁的斗之氣鋪天蓋,將整片天空都籠罩起來,而後直接向著混沌印涌去。


古雲之所以會就這樣廢掉身上所有的斗石,就是因為古雲知道,今日想要從血冥煞手中逃脫,不花點老本是不行的,畢竟,這血冥煞乃是劍王巔峰級別的高手,縱然古雲天賦再絕佳,也不可能越幾個等階而戰!


隨著那濃濃的斗之氣灌入,盤旋於半空的混沌印微微一顫,而後光芒大盛,帶著極強的氣息向著那殺陣涌去。

得到混沌印陸續的補充,殺陣也變的越來越恐怖,在殺陣之中竟然時不時的有著閃電掠過,還伴隨著雷鳴之聲,猶如鐵籠一般,將血冥煞緊緊的圍困住了。

「不好!」感受到殺陣恐怖的氣息,血冥煞平靜的眼眸忽然一驚,而後體內雄渾的斗之氣瞬間打出,帶著無邊之勢,向著這殺陣光幕擊打而去,心中竟然有著一絲不安,因為這殺陣竟然有著讓他都極為忌憚的氣息。

血冥煞本以為以古雲的實力,就算有著這混沌印也傷不了自己,但卻沒想到古雲身上竟然有著近百枚斗石,而讓他更想不到的是,古雲竟然直接使用這百枚斗石對自己出手,要知道,一枚斗石的價值可是極為的昂貴,這百枚斗石,就算是血冥煞,身為血冥家族之人,出手也不會這般的大方。

其實,血冥煞並不知曉,古雲之所以舍的將身上所有的斗石都使出,就是因為這斗石對於古雲而言沒有多大用處,畢竟,古雲修鍊時完全可以不用這斗石,而是直接吸取體內異神晶的能量,所以這斗石對於古雲而言也是可有可無。

「雷鳴陣!」就在血冥煞欲衝出殺陣之際,站立在不遠處的古雲又爆喝了一聲,使用著那還未消散的斗石所化成的鬥氣,再次的化成了一道法陣。

隨著雷鳴陣的出現,在殺陣的半空之中忽然雷鳴爆閃,精光漫天,一道道如長龍般的閃電猶如蛟龍一般,向著殺陣之中的血冥煞攻去,氣勢極為的宏偉。

望著這般氣勢,站立在不遠處的古雲心中也是驚嘆,這混沌印果然非凡物,只要有著足夠的鬥氣能量,不要說是劍王巔峰級的高手,就算是劍宗級高手想要逃脫也是極難。

而此時承受著兩道陣法攻擊的血冥煞臉色也是難看的緊,陰沉如水的望著古雲,身形不斷的在陣法之中閃避,意圖躲避那雷霆的攻擊,不過在其周身,此時已經有著數道被雷霆灼燒的痕迹,若不是他有著劍王巔峰層次的實力,恐怕現在已經死了這殺陣之中了。

見此場景,古雲並未鬆懈,因為古雲知道,劍王巔峰級別的高手可不是那般容易對付,縱然自己有著混沌印在手,但卻也要多加謹慎,畢竟,他可不認為,血冥煞有那般好對付。

散避無果的血冥煞眼神一凝,髮絲在陣法之中發出輕響,而後右腳猛然一踏,背後長劍瞬間拔出,帶著無邊之勢,向著殺陣猛擊而去,意圖將這殺陣打出一道窟窿,而後逃離,因為被困在殺陣之中已經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 隨著血冥煞手持長劍的衝擊,整個殺陣也開始不停的顫動,顯然,這殺陣固然厲害,但血冥煞卻是劍王巔峰的高手,想要憑藉著這殺陣長久困住他卻是有些難度.

覺察到了情況不對,古雲沒有絲毫猶豫,再度躍空而起,體內鬥之氣瘋狂涌動,背後長劍無聲而出,圍繞在古雲周身。

「瘋魔九斬!」古雲爆喝一聲,周身那把長劍瞬間而出,化成九道虛化的身影,向著那殺陣之中的血冥煞猛襲而去,帶著強大的勁氣,讓正在殺陣之中的血冥煞感到一絲冰涼。


若是在外面,或許面對著古雲這兇猛的攻擊,血冥煞不會有著絲毫的緊張,甚至有著一絲淡然,但現在他卻被困在殺陣之中,而且還有著雷鳴陣法牽制於他,若是再承受古雲這瘋魔九斬的一擊,就算以他劍王巔峰境強者也難承受的了。

「砰砰砰!」隨著瘋魔九斬打入殺陣之中,本就狼狽不堪的血冥煞臉色瞬間變得陰翳,但奈何他現在被困在殺陣之中,根本就奈何不了外面的古雲,而且最讓他忌憚的便是,這瘋魔九斬若是在這關鍵時刻斬下的話,那他今日恐怕就真的要葬送於此了!

「古雲,我乃是血冥家族的人,今日我若是葬送在這殺陣之中,日後我血冥家族中人必追殺你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感受到瘋魔九斬所帶來的威勢,血冥煞眉頭緊皺的大喝道,身形有著一絲顫抖,後悔一時大意被混沌印困在這殺陣之中,本來以他劍王巔峰級別的實力,想要擊殺古雲簡直是舉手投足之勢,但如今卻沒相到自己不但被困在這殺陣之中,而且還有著極大的危險。

「哈哈,你本就對我起了殺意,我又怎能放你,就算你血冥家族追殺我到天涯海角又能如何,縱然我今日放過你,你也不會放過我,所以你只能死!」古雲聲音很冷的道,殺意泠然,不過這也的確如古雲所說,今日若是古雲不將這血冥煞擊殺在此,恐怕日後便會生起無盡麻煩,所以古雲毫無選擇!

隨著瘋魔九斬的瘋狂斬下,在殺陣之中的血冥煞發出極為慘烈的叫聲,身形不斷的顫抖著,顯然,古雲雖然境界比血冥煞低上了幾個,但這瘋魔九斬卻是地階法決,施展起來威力比普通法決高上十倍不止,所以這瘋魔九斬對於血冥煞也有著一定的威脅性。


九斬橫斬在血冥煞周身,讓血冥煞渾身血液快速的流逝著,而此時的古雲臉色也是極為的蒼白,不但使出了混沌印,而且還打出了瘋魔九斬,這樣的消耗,若是換做普通劍極境的話,恐怕現在已經因為體內鬥氣不足而血暈過去,不過古雲體內有著異神晶不斷的恢復著,所以古雲雖然臉色有些難看,但卻並未達到暈倒的地步。

而此時精光爆閃的大陣也極度的萎縮,隨著一聲巨響,瞬間被內部強大的勁氣給轟飛,只見一道身影瞬間橫空而出,渾身血液沸騰,周身已經被無數激烈的雷光包裹,灼燒著整個身軀,而在那身影之上,還有著九道巨大的傷痕,看起來極為的猙獰。

「你……你……」破出陣法的血冥煞怒指著一旁臉色蒼白的古雲,身形不斷的顫抖,眼神之中有著一絲不甘之色,沒想到古雲竟然能將其擊的無還手之力!

望著血冥煞那猙獰的面孔站立在自己眼前,古雲心中也有著一絲陰沉,沒想到血冥煞的命竟然如此之硬,一道殺陣與一道雷霆陣法,還有自己的瘋魔九斬,竟然還能破掉,可見,劍王境強者與劍極境的確有著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

而正在古雲內心想著如何對付這還有一口氣的血冥煞之時,站立在古雲面前不斷顫抖的血冥煞瞬間倒了下去,猶如沒有木樁的架子一般,沒有絲毫的徵兆。

望著那倒下去的血冥煞,古雲眼眸凝了凝,而後腳步微退了少許,一道斗之氣所華的光束便向著那倒地的血冥煞拍去,古雲可是知道,越是關鍵時候就越容易出意外,若是這血冥煞是裝死的話,那他就麻煩了。

「噗……」一道悶響聲隨著那光束在血冥煞周身響起,而血冥煞的身形也因為古雲的這一擊被打的粉碎,顯然,這血冥煞已經身亡,不然以古雲的實力,不要說了將血冥煞擊的粉碎,就算將血冥煞擊退也是極難。

見到那粉碎的身形,古雲心中懸著的一顆石頭才緩緩的放下,而後直接召喚出雷霆幼獸,向著這炎龍島之外極速飛行而去,這裡鬧出了這般大的動靜,炎龍城之中的高手必然會知道,若是血冥家族此時的那名劍宗境的強者感到的話,恐怕古雲根本就沒有半點還手之力。

在古雲消失的不久,在不遠處,忽然有著兩道身形不斷的向著血冥煞身死的地方而來,眼神之中充滿著驚容,望著眼前的一切,以及血冥煞那已經身死的身形,二人的身形有這一絲不可覺察的輕顫。

「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他!」望著血冥煞身死的身形,太元倩兒旁邊的那位老者,也就是被太元傲天稱為族叔的那位老者感慨道,心中對於古雲又多了一道神秘感,一名劍極境的小子被一位劍王巔峰級別的高手追殺,最後這名劍王巔峰級別的強者竟然身死,而古雲此時卻並不知道在何方?

「呵呵,我早就知道他不簡單,既然他沒事,那我們便回去吧!」見到血冥煞那半截屍體,太元倩兒輕皺了皺眉,而後一臉淡然的道,眼神之中的擔憂之色也放了下來,有著一絲喜色湧出。

聽到此話,老者卻是苦笑的搖了搖頭,古雲將這血冥煞給擊殺,血冥家族定然會認為是他們太元家族派出強者圍殺的,畢竟,這炎龍城之中,能夠有實力擊殺劍王巔峰級別高手的勢力也只有太元家族!

「希望血冥家族不會輕舉妄動吧!」輕嘆了一聲,那名老者便直接隨著太元倩兒消失在這荒野之中,只是在走之時,老者手心處有著一道由斗之氣化成的鬥氣火焰,直接向著那血冥煞的屍體打去,顯然是想直接建將血冥煞已死的身形給毀了,畢竟不管如何,古雲都幫住了太元家族奪得了炎龍城的掌控權,只要古雲能夠安全的逃出炎龍島,那就算血冥家族勢力再什麼強大,也休想找到古雲。

而血冥煞離奇隕落的事情也瞬間向著炎龍城之中蔓延開來,導致著整個炎龍城一片的混亂,都處於危機感的狀態,畢竟,這血冥煞實力雖然不是這炎龍城中第一的存在,但卻也不會差上多少,而這樣的一位強者竟然就在炎龍島上隕落了,這對於炎龍城的人來說,可謂是一種極大的打擊以及威懾。

逃出了炎龍島之後,古雲的身形微微停頓了少許,而後用著目光深深的望了一眼炎龍島所在的方位,便直接向著另外一座島嶼飛行而去,其實古雲並不知道,由於自己將血冥煞誤殺,此時的炎龍城正有著一場極為壓抑的氣息不斷的徘徊著,血冥煞身死,血冥家族將這全部的責任與茅口都指向太元家族,他們可不相信,一名劍極境的小人物怎麼可能將一名劍王巔峰級別的高手給斬滅。

不過,讓血冥家族感到意外的是,太元家族卻根本不承認血冥煞是他們動的手,而且態度極為的堅決,並沒有血冥家族想象中的那般軟弱。

在一個小型的島嶼上小住了幾日,古雲便再度的趕路了,第一個任務已經完成,只要古雲能夠完成第二條任務,那古雲便能直接回極天學院領取斗石以及任務積分,只有任務積分達到越高,那麼學員的許可權就越大,不然古雲也不會為了這幾顆斗石而在外面拚命。

「擊殺一頭水晶獸!」望著第二道任務條,古雲眉頭挑了挑,眼神之中有著一絲好奇,顯然,對於這所謂的水晶獸的確不了解。

挑眉過後,古雲便直接按照地圖上的標示,向著有水晶獸的島嶼飛奔而去,據傳這水晶獸雖然實力不怎麼強,但卻是群居妖獸,所以古雲想要擊殺一頭水晶獸卻是有些難度,當然,這種難度也只是相對而言。

在汪洋一片的海域之中飛行了幾日之後,一座碧藍色的島嶼便出現在古雲面前,看起來極為的秀麗,而且還有著絲絲靈氣向著外界湧出,若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就沒有發現,這個島嶼之中竟然有著極多的妖獸群體居住的。

隱去了周身的氣息,古雲的身形直接便躍上了這碧藍色島嶼,而後腳步沉穩的向著這草叢跨步而去,有著一絲警惕之色湧出,雖然這水晶獸不管是境界還是實力,都遠遠的弱於古雲,但這水晶獸卻是群體動物,只要有一個有難,其他水晶獸便會不顧一切都衝上前來,到時候就麻。

… 在這碧藍色島嶼上行走了片刻,古雲的眉頭便稍稍的皺起,通過感知力,古雲根本就感知不到這附近有著任何妖獸的氣息.

沉思了片刻,古雲的腳步不在那般輕盈,而是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向著這碧藍色島嶼的中心出而去,因為古雲知道,這水晶獸是群居妖獸,應該都聚集在中央位置,而古雲之所以會這般的趕,就是因為已經沒有多少時日就要到地界學員晉級天界學員的大賽了,所以,古雲想要參加大賽就必須加快腳步,不然時間錯過之後,古雲想參加都難了。

身形如風的在草叢之中踏過,白色衣衫發出掠掠做響之聲,待到古雲在這碧藍的島嶼上如風的行走了半天之久后,古雲輕皺的臉龐忽然一喜,目光凌厲的望著千米之外的某一處,有著一絲精光閃現。

此時,古雲周身的氣息瞬間隱匿,而後身形輕飄如風的向著千米之外的那處而去,因為通過感知力,古雲已經覺察到了千米之外有著生命跡象,也就是說,前面可能就有著水晶獸的存在。

來到千米之外后,古雲目光輕掃,而後眼神停留在一個方向,有著一絲喜意湧出。

「這就是水晶獸嗎?」望著那通體透明,有著四個小足的妖獸,古雲一陣的欣喜,但此時的古雲卻並未輕舉妄動,因為前方雖然是水晶獸,但卻有著幾十條躺在草叢中悠閑的休整著,而且從他們周身所發出的氣息看來,實力已經達到了劍之極境,若是古雲就這樣貿然出手,恐怕會引起這幾十頭妖獸的圍攻,若是那樣的話,就算古雲實力在普通劍極境強者之上,但卻也有著一定的危險性。

正在古雲觀望之際,一頭水晶獸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動靜一般,慵懶的身形忽然變得警惕起來,目光掃視著周圍。

見到那隻水晶獸的動作,其他躺著的水晶獸也互相眨了眨眼睛,紛紛站起身形,極為警惕的掃視著周圍,動作極為的熟練,應該是經常這般的警惕。

「倒是有些靈性,不像那些笨琢的妖獸,就是不知道這水晶獸的戰力如何?」望著那警惕的水晶獸,古雲心中暗自的道,而後身形直接掠出,向著一隻通體透明頭部有著花斑的水晶獸抓去,速度極快,顯然,古雲只想一擊斃命,而後遠遁,畢竟,他的任務只是擊殺一頭水晶獸,犯不著與水晶獸的獸群發生衝突,那樣的話,自會自找麻煩。

就在古雲即將抓住那頭有花紋的水晶獸之時,那頭水晶獸竟然像早就有了預感一般,身形很和諧的爆退著,雖然在那透明的臉龐之上有著一絲驚恐,但卻並未太過的流露。

有花紋的水晶獸爆退之後,其餘在一旁的水晶獸並未因為古雲氣息強大而離去,而是連成一排,向著古雲猛襲而來,讓古雲眉頭緊皺,沒想到這水晶獸竟然如此的團結,這倒是讓古雲有著一絲意外,一般的妖獸遇到強大的敵人之後,都會各顧各的逃離,卻沒想到這水晶獸竟然會如此的團結。

感受到幾十頭水晶獸襲來的勁氣,古雲的身形在半空之中微退了少許,而後有著淡藍色的光芒湧出,與水晶獸發出的白色光芒碰撞在一起,光芒極為的強盛。

「哼,玄煞九重勁!」感受到那幾十頭猛撞而來的水晶獸,古雲沒有絲毫的保留,直接使出了玄煞九重勁,因為古雲知道,想要將這幾十頭水晶獸給擊退,不使出一點絕招還是很難。

隨著古雲的一聲爆喝,九道雄渾的暗勁便直接從地底向著天際蔓延開來,分成九道不同的光柱,向著那與古雲對峙的水晶獸攻去氣息極為的宏大。

「砰砰砰!」一道道巨響之聲在半空之中響起,只見那與古雲在半空中對峙的水晶獸被玄煞勁爆擊的連連倒退,發出恐懼的獸吼之聲。


其中便有著四五隻水晶獸因為承受不住古雲玄煞九重勁的威能而被擊落於半空的,只是還有著四五頭水晶獸依然站立在半空之上與古雲對峙著,不過,在他們周身,都有著一絲絲傷痕,顯然,古雲剛才使出的玄煞九重勁雖然沒有將他們給擊落半空,卻讓他們受了不小的創傷,就算站立在半空,也沒有實力與古雲一戰。

見此,古雲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向著被一隻被擊落的水晶獸猛抓而去,氣勢極為的浩大,帶著縷縷威壓,讓那被擊落還未身死的水晶獸一陣的驚恐,發出哀鳴之聲!

一掌將那發出哀鳴的水晶獸震暈之後,古雲便直接將其身形放進了靈戒之中,雖然任務條上說的是擊殺一頭水晶獸,但只要古雲將這水晶獸帶回極天學院,那便表明著自己有擊殺這水晶獸的實力,所以古雲此時並未動手。

見到自己的同伴被古雲抓入了靈戒之中,那還有這一絲戰力的水晶獸眼神通紅,望著古雲有著極大的敵意,但卻並未向著古雲攻去,而是一同發出一種古怪的叫聲,似乎在召喚著什麼一般。

「嗷……」就在這短暫的一瞬之間,一道極為龐大的巨吼之聲瞬間在這片草叢之中響起,只見前方的草叢一陣波動,被狂風吹連連飛舞,在那個地方,古雲忽然覺察到一道令自己都有著一絲忌憚的氣息向著周圍蔓延開來。

「唰!」隨著巨大獸吼之聲,一道極為刺耳的破風之聲忽然響起,只見一隻比其他水晶獸還要強大一倍的妖獸向著古雲襲去,通體透明,與其他水晶獸不相同的是,在這壯大的水晶獸頭頂之上,竟然有著一道極為耀眼的長角,而這長角也是古雲最為忌憚的地方,不知為什麼,古雲總感覺這水晶獸的長角有著莫大的威能,所以古雲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水晶獸有著一絲畏懼之色。

「嗷……」一聲巨吼震動天地,長角水晶獸站立在半空與古雲對峙在一起,發出低低的怒吼之聲,但卻並未出手,而是用著憤怒的目光望著古雲,顯然是想讓古雲將那頭被打暈的水晶獸給放出來,不然以這妖獸的性格,早就對古雲出手了。

面對著這長角水晶獸威脅的架勢,古雲眉頭輕皺了皺,而後體內鬥之氣瘋狂運轉,手中一道精光直接向著那長角水晶獸打去,雖然這一擊古雲還未使出全力,但威勢卻是極為的不弱,之不過古雲打完這一擊之後,並未停留,而是直接駕馭著背後的長劍,化作一道閃電向著這島嶼之外飛行而去,通過氣息感應古雲可是知道,這長角水晶獸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四階妖獸的層次,也就是可以媲美人族劍王境的實力,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古雲還是不想與劍王境的高手交手,畢竟古雲此時雖然在劍之極境中罕見敵手,但劍王境與劍極境卻有著一道巨大的鴻溝,所以古雲並不想與這長角水晶獸動手。

「吼……」見到古雲想要御劍而去,那眼眸凌厲的長角水晶獸發出一道巨大的怒吼,而後四隻小足猛然在半空之中輕踏,發出一道道光輝,而後直接化作一道閃電向著古雲追擊而去,其他水晶獸見到自己的首領追趕而去,也各自的化作閃電般的向著古雲逃離的方向追趕而去,眼神之中充滿著憤怒之色,這種憤怒之色似乎並不只是對古雲所產生的憤怒感,而是有著一絲對人族的厭惡感。

仙女抽獎系統 ,卻是一種極大的傷害,若不到萬不得已,古雲是決然不會使出混沌印,上次就是因為對付血冥煞使出了混沌印,古雲體內便多了一道暗傷,畢竟這混沌印乃是至寶,沒有較強的實力的話,強行使用對於自己的身體也是有著極大的害處。

就在古雲即將逃出這碧藍的島嶼之時,整個島嶼忽然像被什麼東西控制了一般,周圍都有著淡淡的光幕屏障洗向著島嶼沿邊蔓延開來,望著這開始運轉的光屏,古雲眉頭輕皺,而後失聲道:「光幕結界!」

「唰!」就在古雲身形微頓之間,幾道身形瞬間將古雲圍住,周身散發著淡淡的光輝,目光望著古雲有著極大的怒火,而與古雲正面而對的便是那只有著可以媲美劍王境強者實力的長角水晶獸,周身有著極為強爆的氣息傳出。

望著這形成五星的包圍圈以及島嶼之外的光幕結界,古雲心中暗叫不好,沒想到這水晶獸竟然如此頑固,心中不禁高看了水晶獸一眼,最讓古雲好奇的是,這島嶼之上竟然有著結界,而且這結界還是被水晶獸給掌控著,同時古雲也在慶幸自己沒有直接一掌將靈戒之中的水晶獸給擊斃,不然的話,以這長角水晶獸的性格,必然會直接進入爆走狀態,到那時,恐怕古雲就真的麻煩了。

… 「嗷……」長角水晶獸發出一道低低的吼聲,而後身形周圍發齣劇烈的豪光,其他四隻水晶獸聽到這低吼之聲,周身也發出豪光,與長角水晶獸的豪光接連成了一道五星陣法將古雲圍困在其中,有著極為浩瀚的能量向著陣法之中的古雲碾壓而去,顯然,這陣法應該是他們水晶獸專屬的群體陣法,卻沒想到被古雲給碰到了.

感受到那碾壓而來的氣息,古雲臉色陰沉似水,身體有著一絲抽搐,沒想到擊殺一頭水晶獸如此艱難,這任務還好是他接了,不然若是讓地界其他學員接的話,恐怕不要說完成任務了,能不能活著回極天學院都不知道。

就在被壓迫到極致之時,古雲便準備破釜沉舟,在此使用混沌印,縱然是再留下暗傷,也好比被這陣法碾壓至死的好。

正當古雲艱難的輕彈靈戒之時,一到幾位煞人的鳥鳴之聲瞬間從古雲的靈戒之中響起,只見一道身形猶如閃電般的從靈戒之中掠出,展開這龐大的翅膀,猶如遮天蔽日的烏雲一般,向著那長角水晶獸撲去,沒有絲毫的畏懼,在其眼神之中竟然還有著一絲不屑,對於長角水晶獸的不屑,要知道,雷霆幼獸的境界因為受古雲壓制,所以也在劍之極境,但他竟然用著不屑的眼神望著可以媲美劍王境的長角水晶獸!

「轟轟轟!」隨著雷霆幼獸的出現,整個五星陣法瞬間崩潰,圍成陣法的水晶獸因為雷霆幼獸的出現,身形不斷的顫抖著,四隻小足在半空之中不斷的後退,甚至連那隻長角水晶獸身形也不斷的後退著,望著雷霆幼獸的身形,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敵意,反而一臉的恭敬與畏懼之色,就像下位者見到上位者一般。

「嘶!」用著不屑的目光掃了一眼長角水晶獸,雷霆幼獸便直接化作一道閃電,承載著古雲向著島嶼之外而去,至於那光幕結界,也被長角水晶獸水晶解封,似乎這長角水晶獸巴不得古雲現在就離開這島嶼一般,身形還不但的顫抖,那是體內血液威壓的顫抖,來自靈魂上的顫抖。

乘坐在雷霆幼獸的背部,古雲從開始的震驚之中緩緩清醒過來,望著現在眼神已經變得平靜的雷霆幼獸,古雲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用著極為不思議的表情望著雷霆幼獸,沒想到這雷霆幼獸竟然可以直接威懾劍王級別的妖獸,這等威懾力還真是讓古雲心中震驚。

其實古雲並不知道,雷霆幼獸乃是神獸幼蛋,天生有著神獸血脈傳承,不僅修鍊天賦絕佳,體內流暢的神血也有著威懾各大妖獸族群的能力,不要說是媲美劍王境的水晶獸,就算來一隻可以媲美劍宗境的水晶獸,也照樣要臣服於雷霆幼獸血脈威壓之下,這也就是為什麼獸族能夠不斷昌盛的原因,因為有著壓力,所以獸族經常有著新生至尊以神血改變自己體內的精血,讓自己的後背血脈之力更加強大。

似乎覺察到古雲那驚訝的目光,承載著古雲飛行的雷霆幼獸忽然輕顫了顫翅膀,發出低低的嘶鳴聲,顯然是再和古雲邀功。

「嘖嘖,怎麼,我天天用著異神晶養著你,為我出一次力就嘚瑟了!」望著一臉傲意的雷霆幼獸,古雲不閑不淡的道,背手站立在雷霆幼獸的背部,望著極天學院所在的方位,有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湧出,經過這一個月的任務行程,古雲已經感應到了高階劍極境的瓶頸,只要給他幾天時間,古雲便有信心突破到劍極高階,到那時,在地階學員大賽中,古雲便不用那般的吃力應對了,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便能擊敗地界學員排名第三的血天,相比等自己突破到劍極高階的話,地界學員之中應該難尋敵手了,不過讓古雲心中有著疑惑的便是,血天與自己交手之時並未使出他的殺手鐧可見這血天應該是想在大賽之上爭奪名次,在炎龍城與自己對戰之時,不想讓他自己受傷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ment

Name

Email

Url